肥强:贾·莫兰特——从默默无闻到今天的“集锦机器”

肥强:贾·莫兰特——从默默无闻到今天的“集锦机器”

在上一场比赛面对东部第二的公牛用46分刷新了自己生涯得分新高后,莫兰特在对阵圣安东尼奥的比赛中再次刷新了他刚刚创造的纪录——52分7篮板,17次油漆区进球。面对玻尔特尔——这位联盟最好的护框者之一(干扰两分球次数联盟第一,6英尺内护框次数联盟第一,降低对手命中率7.6%),莫兰特把比赛变成了他的“大卫&歌利亚”秀。

当这位“新人类电影精华”在屏幕里表演时,你应该带上一桶爆米花,以欣赏他攻击篮筐的精湛技艺——在上一场惊为天人的360度转身上篮后,莫兰特本场再次奉献了一个年度十佳级别的进球来确认他作为“集锦机器”的地位。

雅各布·玻尔特尔发现自己在海报的错误一侧。他占据了一个很好的防守位置,用一个完美的垂直起跳,尝试阻止这次攻框——大多数情况下,这都会是一次成功的防守。但,莫兰特脚踩油漆区边缘,从意想不到的地方起飞——一似蛟龙出怒海,又如平地起惊雷——在空中越过了玻尔特尔半个身位,迎着他的长臂将球灌进篮筐!

落地,莫兰特没有振臂怒吼,而是冷静地睥睨全场——我几乎都能感觉到他的身上爆发出的那种“霸王色”一样的气场。

我想很多人都看过他那些试图隔扣护框高手失败的集锦——戈贝尔、追梦格林、戴维斯、字母哥、乐福。这个小个子从不会畏惧任何人,尽管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但下一次他还是会像挑战风车的堂吉诃德一样又一次从匪夷所思的地方起跳——鲁莽,比怯懦更接近勇敢。不是吗?

也许你已经听过这个故事了,但为了确保这件事,我还是要再讲一遍莫兰特的故事。

贾莫兰特是从默默无闻走到今天的。你可能会说每个人都曾默默无闻过,但莫兰特还是有些不一样——他是NBA最近五年所有NBA首轮秀中仅有的5个非五星高中生之一(而且是唯一一个0星高中生);你现在看到的,他匪夷所思的弹跳也并非与生俱来——他在高二还无法扣篮。他变态的弹跳是在自家后院日复一日不知疲倦地跳轮胎练出来的。

莫兰特少年时的家在位于南卡罗来纳州的达尔泽尔,这是一座2000年美国人口普查时人口仅为2,260人的小镇子,道路蜿蜒,废弃的加油站装饰了很多路段,并且由于土地原因,某些地区的邻居距离很远。

“这是一个非常小的城镇,或者说乡村。有很多树林。但几乎周围的每个人都互相认识。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生活在一个大家庭。”莫兰特说。

与那些从小在健身房和室内篮球场中长大,从未体验过外场柏油地板的坚韧不拔的孩子不同。莫兰特和他的父亲在自己搭建的后院球场中训练。在那里,球场有点不平,树林就在隔壁,很热。一个旧的健身长凳放在棚屋的门廊上。巨大的拖拉机拖车轮胎散落在院子的一侧,还有大量的蓝色塑料椅子——这些椅子就是过去莫兰特和他的朋友们的看台;而这些轮胎,就是莫兰特的“超级弹跳”最初的诞生地。

莫兰特的父母是 Tee·Morant 和 Jamie Morant。他的母亲在高中时是一名控球后卫,在大学时是一名垒球运动员,而他的父亲曾是雷阿伦的高中队友,并为克拉弗林大学打球。在大学毕业后,Tee 曾考虑在海外打职业球,但是此时Jamie怀上小贾,于是莫兰特的父亲放弃了自己的篮球生涯,留在了家里,成为了一名小镇上的理发师。

父亲将自己未完成的篮球梦想寄托在莫兰特身上。从小,莫兰特便和他的父亲在他的后院训练,父亲教他后撤步跳投,并为他买了这些拖拉机轮胎,让他练习软着陆跳跃——“一切以篮球优先”是这家人共同的心态。

“在那有一个组合沙发,我们有一条家规,当贾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我会把两瓶牛奶和篮球放在他的面前,这样他要么去打篮球,要么喝牛奶然后去睡觉。”

“我父亲一生都在训练我,所以,这就是我们建立联系的地方。然后,当我长大到能够真正了解他所做的一些事情时,我才意识到这对我有多大帮助…”

莫兰特成为了比赛的学生。他没有太多其他事情要做,所以他尽其所能地学习关于篮球的一切——包括看篮球视频。

“我真的看了很多比赛录像。大学,NBA,只是为了学习每个球员都会做的某些事情,”莫兰特说。

但是,他也不是他家唯一的控球后卫。他的母亲 Jamie 在高中时是一名控球后卫(在大学改打垒球,在那里她遇到了 Tee)。

“起初,贾认为我对篮球一无所知。后来我们去了我的老家乔治亚,我向他展示了我所有的奖项——然后就可以了。他看到了我那些关于投篮和担任控球后卫时的奖杯。然后他就知道了‘现在我可以听她的了,现在他明白了。’”Jamie 笑着回忆道。

“作为一名控球后卫,你必须要有耐心,才能真正了解每个人的角色。”这是他妈妈教给他的。

中学时期,莫兰特在南卡罗来纳黄蜂队的业余运动联盟(AAU)巡回赛中打球,这是一支位于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的小型草根队。有一个赛季,他与锡安威廉姆森成为了队友,但彼时锡安已经是名满全美的顶级高中生之一,但莫兰特依然是籍籍无名的“nobody”。

高中,莫兰特就读于南卡罗来纳州萨姆特的克雷斯特伍德高中。在球队的头三年里,他从 5 英尺 9 英寸(1.75 米)长到了 6 英尺 0 英寸(1.83 米)。莫兰特以1,679分成为了该校历史上的头号得分手,在对阵萨姆特高中的比赛中得到职业生涯最高的 47 分。

在克雷斯特伍德的最后两个赛季,他场均得到 27 分、8个篮板和 8次助攻,这两年都获得了南卡罗来纳州 3A 级全州荣誉。最后莫兰特以三届全区最有价值球员(MVP) 的身份离开高中——但即便这样,作为一个小地方的球员,他依然没有引起足够多的重视——因为莫兰特直到高四赛季才完成了人生中第一个扣篮,那时的他并不是依靠飞天遁地的身体打球的,而球探们的目光总是集中在锡安·威廉森这样的球员身上。

“我认为一个简单的事实是:社交媒体让人们变得有点懒惰。你懂我的意思吗?大多数教练、球探或其他任何人都只关注那些社交媒体上爆火的名字,这让他们的眼光变得狭隘。当你在欣赏一个扣篮时,你怎么能忽视那些创造出这些高光集锦的控球后卫?”

“我想我从来没有见过教练、球探来到达尔泽尔地区的萨姆特看贾的比赛。更像是,“好吧,让我看看现在谁在流行,这就是我要看的人。” ”

肯达基州默里州立大学的助理教练:詹姆斯·凯恩。成为了发现莫兰特这匹千里马的伯乐。

那天,凯恩驱车 7 个多小时从肯塔基州来到了莫兰特所在的学校——但他并不是为了莫兰特而来,他是来考察另一个被默里州立大学招聘委员会留意了数月之久的潜在目标,阿拉巴马州的后卫特文·布朗的。

到达斯巴达堡日间学校时,凯恩有些饿了,他需要吃点东西。他被带到主体育馆外的一个特许摊位,在那里他购买了一些薯片——然后他听到辅助体育馆里有篮球在弹跳,他把头探了进去——这就是多年来大学篮球中最大的“钻石原石”被发现的全部经过。

凯恩的好奇心让他无意中看到了贾·莫兰特——那时莫兰特正在打一场3V3比赛,他流畅的手感引起了凯恩的兴趣。而当比赛结束后,莫兰特抢到一个球,来了一个风车扣篮时,詹姆斯·凯恩对他的兴趣又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层次。

他走进球馆问工作人员那个孩子是谁。工作人员把凯恩指向了场边一个头戴GoPro相机的人,他一直在拍摄这场三对三的比赛——那正是莫兰特的父亲 Tee Morant。

凯恩向 Tee 介绍了自己,记下了他的号码,并说他第二天会回来看莫兰特五对五的比赛。第二天,凯恩在看台上,亲眼目睹了莫兰特与特文布朗对位,并且两人都砍下了 30 分左右。

他联系了主教练马特麦克·马洪,对他说:“这孩子将成为一名职业球员。不管你在做什么,放下它然后过来。”

麦克马洪一直在亚特兰大招聘。他跳上车,开了三个小时的车到斯巴达堡,然后他见到了莫兰特,也相信了凯恩的话。很快,默里州立大学就为莫兰特提供了奖学金。

2016年9月3日,莫兰特在麦克马洪家的晚宴上承诺为默里州立大学效力。莫兰特的父亲说:“每个父母都希望他们的孩子去名校,但我意识到,不要去你想去的地方,而是应该去他们想让你去的地方。”

而毫无疑问,莫兰特记住了这句线年大二赛季,场均得到 24.5 分5.7 个篮板10 次助攻和1.8 次抢断,已经名噪全美的莫兰特宣布参加NBA选秀。尽管后一个顺位就是灯红酒绿的纽约,但他没有像探花秀RJ·巴雷特一样拒绝孟菲斯灰熊的试训——他成为了榜眼秀,来到了小球市孟菲斯,毫无怨言。

最佳新秀、季后赛、全明星,他在积累个人荣誉的同时也在带领着孟菲斯灰熊队稳步提升。如今在战胜公牛、马刺后他们已经雄踞西部第三,成为了西部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而莫兰特已经是NBA最激动人心的后卫了,我甚至不愿意加上之一。人们开始用他和德里克·罗斯、拉塞尔·威斯布鲁克对比——但哪怕是Russ,也没有做到过内线分—)、快攻得分联盟第二这种壮举。

要知道,现在的联盟可是依然有着像扬尼斯和勒布朗这样的怪物。而灰熊队?凭心而论他们并不是一支空间多么出色的球队,全队三分命中率超过40%的只有两人,尽管亚当斯的挡拆非常出色,但莫兰特的每次突破依然像是杀进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离谱的是,他通常都能做到。

在一连串违背逻辑和理性的表演后,关于莫兰特竞争MVP的宣传已经开始发酵。在恩比德、约基奇、字母哥均打出历史级赛季的情况下,莫兰特正在异军突起——好吧我知道,恩比德约基奇们的高阶数据有很大优势,他们的统治力、对比赛的影响力有多么杰出。但那又怎么样呢?哪怕莫兰特最后不会赢得本赛季的MVP,但我还是很喜欢他出现在这个叙事里面。

莫兰特让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我可以直接拿出他那些让人惊掉下巴的进球来证明他有多牛X,而不是拿出数据表——NBA现在许多人都打得很聪明,这没什么不好,但是总得有些人用来唤醒你对于篮球最原始的激情——贾·莫兰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