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人”是如何炼成的?一起来探究坎特利成功背后的故事!

“冰人”是如何炼成的?一起来探究坎特利成功背后的故事!

上周日,赛季王者终于诞生。帕特里克·坎特利以一杆优势力克世界第一琼·拉姆,成为联邦快递杯第15届的总冠军,也是他迄今为止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一场胜利。冷静、沉着,这位29岁的球手在季后赛抗压的表现使他。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美巡赛上,是什么让他能够在单赛季里拿下四个冠军,成为令人畏惧的“冷面杀手”?

早在2011年,19岁的坎特利已经在美巡赛崭露头角。他在旅行者锦标赛第二轮打出60杆,成为美巡赛历史上首位打出60杆或更好成绩的业余球手。他向高尔夫世界上宣告了他的到来。

他于2012年转职业,可在2013年,他的职业生涯中断了。突如其来的背部伤痛使他挣扎了三年多的时间,几乎断送了他的职业生涯。再加上好友意外离世的打击,使他一度销声匿迹。但在今天,你看不出丝丝痕迹;他并没有被摧毁。

在成长期里,他对高尔夫的学习可谓细之又细。没错,他是精通各种击球。不过,据那些最了解他的人所说,真正使坎特利出类拔萃的,是他的脑子。

“沉着自信是懂得自我放松、有大局观,能看到事情的前因后果、和脚踏实地的综合表现。”坎特利的教练杰米·马利根(Jamie Mulligan)说道。“许多人都拥有其中一项。而他三项具备。”

乍看之下,坎特利并不突出。他身高177.8厘米,体重约72.6公斤,性格内向,不过拥有良好基因。

帕特里克还在学步期就由祖父帕特·坎特利带到球场了。帕特里克的父亲–史蒂夫·坎特利,还是长滩弗吉尼亚乡村俱乐部的一位前俱乐部冠军。

坎特利自小就跟俱乐部教练杰米·马利根学习挥杆,每周六与另一位俱乐部教练麦克·迈尔斯(Mike Miles)下场打球。当时的弗吉尼亚乡村球场是巡回赛球员的摇篮,它孕育诸多著名球手。坎特利除了上课或下场打球,其余时间就在一旁聚精会神地看着他们。

“那时我刚开始打美巡常青赛。”球员库克说道。“帕特里克这个孩子在当时你就能看出他不仅仅是一个打球的小孩那么简单。他有点不一样。我们喜欢在他身边;他会下来看我们练习,听我们之间的对话。可以看出,他在像海绵一样吸收知识。”

坎特利说道:“小时候就能看他们准备和练习,看到美巡赛高尔夫的水平是怎样的,这很有好处。他们全都对我非常好。他们总会带着我打球,或者如果我提出什么问题,他们的解答会非常有帮助。”

12岁时,坎特利就开始与下场的教练迈尔斯较劲了。迈尔斯也曾是“神童”,他只拿一根3号木来跟坎特利比,但学生超越老师那不过是时间问题。

不久后,坎特利要在圣母高中(Mater Dei)和赛维特男校(Servite)这两所提供特殊体育项目的当地天主教高中之间做出选择。

(高中毕业后,帕特里克·坎特利(中)入选2011年沃克杯美国队,队友包括罗素·亨利和乔丹·斯皮思)

“是我通过了他的面试,成为他的高中的教练。” 赛维特的戴恩·雅科(Dane Jako)笑着说。“我告诉他在足球场见面,而他和他的父母早早就去到了那里,坐在看台上。

“这是我的第23个年头,我取得了一些成绩。我们赢得过联赛冠军,等等。”戴恩·雅科说道,“可那天90%都是他在说,而我不停地打断他。他想要了解高尔夫的训练计划,课程设置,我们计划参加哪些赛事。”

最重要的是,坎特利想知道怎样才能加入校队。雅科回答说,他首先会进新生队伍,再到二队,如果成绩够好的话,会进入校队选拔。

“可以看出他并不满意这个答案。”雅科说道。“我后来才知道,之后他对父母说:我不想在这上学。”

事实上坎特利还是选择了赛维特,雅科说自己运气好。他记得,坎特利在新人选拔赛的第一轮打了-1还是-2,然后第二天又打了-1还是-2。雅科把这个孩子带进了校队。

他们第一场校队比赛,是在西山乡村球场举行的一个九洞比赛。那是美国公开赛资格赛的举办场地,难度很高,而比赛时间又在二月,天还下着毛毛细雨,感觉阴冷。

“他破了球场纪录,前九洞打31杆。那天之后,一切都变了。作为新生的帕特里克领先队内其他人。所有的高年级学生,最初都在问,‘这新生是谁啊?教练,你这在改变规则啊。’我想我为他减了一场选拔赛。没有人愿意跟他一组。可最后,他成了他们的主心骨。”

“他是一个自驱力十足,又非常忠诚的人。可以这么说,他教会了我怎样做一个高尔夫教练。我很幸运得到了他的信任。我也把他的挥杆教练杰米·马利根当作朋友。”雅科说道。

(麦克罗伊在国会乡村俱乐部赢得2011年美国公开赛,而19岁的帕特里克·坎特利成为当年的最佳业余球员)

在高中生涯接近尾声时,坎特利突飞猛进。“他在三四个月内距离增加了三四十码。”库克说道。

坎特利依然勤学好问,仍然像海绵一样吸收高尔夫的各种知识。后来,坎特利进入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在那里他获得了表彰国家顶尖大学生的弗雷德·哈斯金斯奖(Fred Haskins)和杰克·尼克劳斯奖。

这仅仅是他的开始。他在2011年旅行者锦标赛上打出的60杆预示着他将有一个炽热的未来,因为当坎特利处于最佳状态时,他似乎有无限的上升空间。

“帕特里克能在合适的时间打出聪明的击球。”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弗里曼说道。“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是什么让他成功,这是他一直所专注的。他不会去担心其他人的表现。”

他从当时的韦伯网巡回赛(现在的光辉国际巡回赛)开始打拼,偶尔通过赞助商外卡参加美巡赛。在2013年沃斯堡邀请赛开打前,他在韦伯网奖金榜上处于领先。但在那场比赛的第二轮热身时,他事后说道,突然感觉像有人在他背部插了一刀。

他因此停赛了七个月,而他的背部问题仍然存在。2014年表现挣扎,几乎颗粒无收。2015年他完全缺席了。直到2016年初,他依然感觉不好。尽管拥有强大的高尔夫思维,他感觉自己被身体出卖了。

然后悲剧发生了。坎特利和他最好的朋友,克里斯·罗斯(Chris Roth),早在赛维特读书时就定好了一切:坎特利会打美巡赛,而罗斯会为给他当球童。

但就在一瞬间,一切都变了。一天夜里,在去饭店的路上,罗斯在过马路时被一辆车撞上了。肇事司机逃掉了,留下罗斯在坎特利的臂弯内去世,年仅24岁。

“太意外的事情,太反常。”坎特利事后如此说道。他当时拨打了911,当救护车来到时,他身上全是血,罗斯送院后不治。

2016年剩下的时间里,坎特利都在恢复,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有那么一些时候,他说,感觉什么都不重要了。

但当他在2017年回归时,他看起来似乎从未离开过。出于对第五腰椎的保护,他动作受限,但尽管如此,他在复出仅仅第二场比赛后就满足了大医疗延长的奖金要求,在威士伯锦标赛上获得亚军,让人瞠目结舌。

更不可思议的是,坎特利打了13场比赛全部晋级;尽管参赛场次受限,他还是一路通往了巡回锦标赛。2018年秋天,他在圣地兄弟会童医院公开赛拿下了个人美巡首冠。

帕特里克空余时间会仔细阅读非小说类书籍,如斯蒂芬·霍金的《时间简史》(“A Brief History of Time”),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以及巴顿将军的完整传记。

“我喜欢读关于某些人的书。”坎特利说道,“看能否从其他成功人士身上学到东西。”。

一如既往地,这个理念延伸到了高尔夫球场上。如果他跟老米(Phil)同组,帕特里克就会观察老米的短杆。”

戈伊多斯说:“作为业余球员你打出60杆,然后你受伤了,三年半没有打比赛,然而回来后,就用了13场比赛跻身至巡回锦标赛?这听起来很荒谬。能做到的人真的很少。”

对于坎特利,迈尔斯补充道,“如果他没能赢得两场或以上大满贯赛,我会非常惊讶。”

能否赢得大满贯赛仍是未知之数,但他已成功跻身到了高尔夫精英行列。帕特里克·坎特利,未来可期。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